重庆市丰都县人民法院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苑文化 > 文化活动
(岳阳县)韭叶青青
分享到:
作者:彭小当  发布时间:2018-04-17 11:16:33 打印 字号: | |
  细挑两个颇为精致的花钵,小心翼翼地将屋后菜地里那一丛蓬乱的韭菜一分为二,移栽其中,施土杂肥若干,浇清溪水适量,放置暖阳普照、蕙风通畅处,以虔诚之心等待一片新绿的初绽。

  妻子茫然不解,哂笑我花钵不养花养枯草。我心寂然,我自无语。

  几度侵寒,几番风雨,枯萎的韭叶彻底死去,暗藏于心的那一丝担忧终于变成了不可逆转的事实——如果不是自己一时冲动,这一丛韭草也许仍然存活在菜畦那偏安一堣,虽然活得很艰难,活得很寂寞,毕竟是活着。

  见我长吁短叹,妻子忍不住近前俯身细看,“这是什么?嫩芽!好多好多的。”蹲下身子仔细打量,但见蓬松的泥土表层,一点,两点,三点,四点,五点······,无以数计的新绿正破土而生。

  润物无声。一场春雨过后,油油的两盆韭叶青翠欲滴,浓浓密密,那齐齐向上的茎叶芊芊巧巧,如少女披肩长发,如小蛮飞燕瘦腰。远远闻着,一股沁人肺腑的本草幽香令人神清气爽,悠然忘机。

  韭叶长得很快,不几天就可以剪了佐菜,亦可以作为包饺子时的素馅,但我最喜欢的是拿它切碎了撒在早餐的面条上,儿时母亲总是这样给我做面条吃的,那清香,那翠色,是我此生永远走不出的乡愁。

  那年,母亲从县城搬回老家,就着新盖的平房,开辟了一小块菜地,种了些香菜、荠菜、白菜、萝卜之属,又在菜地一角栽上了这丛韭菜。母亲去世后,房子空在那里,菜地我让邻居种着别荒了。每次回去,我都会到菜园里看看,想象着母亲正弯着身子在那里忙活。但是,眼前的一切都已经变得很陌生,菜地里邻居栽种的藤类植物长得很茂盛,只有这一丛韭菜冷冷清清地掩映杂草间,落寞无比。

  妻子终于知道了我如此眷顾两盆韭叶的良苦用心,痴痴望着盆中青韭,忍不住流下了两行清泪。自此而后,她亦如我一般小心翼翼地照料着这两盆生命之绿,满怀虔诚。

  如今,我总是会在周末安排时间回乡下一趟,心里放不下那两盆青青韭叶。去世多年的母亲早已经让我知道了死亡的终极性,但是,这两盆鲜活的韭叶却时时刻刻在跟我说,母亲虽已离去,母爱永在身边。
责任编辑:韩爽

下辖法院

平江县法院 岳阳县法院 华容县法院 湘阴县法院 临湘市法院 汨罗市法院 岳阳楼区法院 云溪区法院 君山区法院 屈原管理区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