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丰都县人民法院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苑文化 > 文化活动
(平江)一年中 两个我
分享到:
作者:邓颖  发布时间:2018-04-25 10:44:01 打印 字号: | |
  我在平江法院工作一年有余了。一年很短,忙碌充实中,一天,一周,一月,转眼就过了一年。一年好像也很长,转战汉昌法庭、翁江法庭、立案庭三个庭室,奔波辗转中焦虑着待做的工作,牵挂着年幼的娃娃,一天一天都在数着过。

  时间是相对的,我好像也有两个我。

  一个是慌乱的我。

  刚到汉昌法庭时,庭长给我安排了一件事儿:送达。学生时代,我做过很多份兼职,大部分都能胜任,唯独电话销售这件事让我头皮发麻。拨出电话,有时无人接听;有时别人听到你是销售便“哐”挂断电话;有时即便接通,语气也多半是不耐烦、不乐意,三言两语便将你打发。那份兼职之后,我便对给陌生人打电话产生了心理障碍。送达的头一步就是电话联系当事人,我鼓起勇气“开打”时,心里是慌乱的……

  在翁江法庭,庭长又给我安排了一个活儿:写论文,参加学术讨论会。先说选题目,这比选男朋友都纠结,不知道“他”好不好?不知道选中的“他”能否与我修成正果?不知道修成的正果又能否能入得了评审老师的法眼?再说写正文,领导笑称,你们研究生写个论文是手到擒来。我也跟着笑,但是是苦涩的笑。我凭着莫名其妙的兴趣和不知者不畏的傻劲,半路出家,自学法学,勉强通过了法学研究生的入学考试以及司法考试。但那点可怜的知识储备,应付考试还勉强可以,写一篇参加全国法院学术讨论会的论文,怕是捉襟见肘。当我鼓起勇气“开写”的时候,心里又慌乱了……

  来了立案庭,在立案窗口的位置上还没坐稳,我又开始心慌了。首先是,立案窗口的妹妹们都又高又白又美,我这个又矮又黑又相貌平平,岂不是把立案庭的平均颜值拉到后腿跟儿了?接着是,来立案的人川流不息,案件类型五花八门,是不是法院的受案范围?是不是本院的管辖范围?立案案由如何定夺?管辖权异议如何裁定?哪些材料少了必须补充?哪些材料错了必须更换?我都是一头雾水,两眼摸黑,恨不能有三头六臂,平四方云扰……

  但是,还好,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冲劲也强撑出一个淡定的我。

  和被送达人过了几次招后,我也有了策略。首先要从战略上藐视“送达难”。送达是办案的拦路虎,但也只是纸老虎!只有不畏困难,才能开动脑筋完成工作。其次要从战术上重视“当事人”。听说缠上了官司,当事人其实也很心急,也是想要积极应对的。我们人民法院当然要站在人民的立场考虑问题: “您看,对方告你有他的理由,你若是不认可,当然要来摆证据,讲事实,好让法官断清楚案。若你一味逃避躲闪,放弃了应诉权利,谁又会主动站出来替你说话呢?”听我这么一分析,大部分的人还是会积极配合我们的送达工作。看到当事人拿好副本,签下字,说要好好准备应诉,我心里一下就踏实了。

  写论文是个苦差事,但再苦也是一个人埋头写就行,法官却不能光自己埋首案头,而是要和法律、事实,和当事人双方、甚至多方纠葛。唱独角戏总比唱一台戏容易,这么一想,也不那么畏难了。选题目选了个一眼相中的,一见钟情才是初心,自己选的题哭着跪着趴着都要写完!于是认定了一个题,便打算开始写一篇长长的论文,完成我对这个题目的承诺。找资料用上了所有的力气,买书,买资源库账号,问老师,问同事,甚至问远在重洋隔着时差的老同学,把我厚脸皮的特性发挥到极致。上班时是写不出的,那就下班写。下班了写不写得成也有赖于犯困程度,当然了,不是有赖于我的犯困程度,是有赖于娃的犯困程度。娃睡了,我才忙里偷闲,东拉西扯,生搬硬套,暴力拼凑!终于把论文完成,定稿的那一刻,我才把心里那块石头放下了。

  立案庭的美女是大家的心头好,但还有一个卢庭长更是大家伙的心头宝。立案庭遇到的问题再多,也比不上卢庭长的知识储备多。所有的问题,在卢庭长的脑袋都装着答案。问一个问题,不仅能得到答案,还附赠思考问题的方法,相关及类似问题的引申……在走出了法学院大门后,又遇到这样好的老师,简直是上天赠送的超级锦囊,有卢庭长坐镇立案窗口,我的心比泰山还安稳。

  春天来了,播种希望的季节来了。希望我好好利用长长又短短的时间,也希望时间把我打磨成一个越来越好的我。
责任编辑:韩振远

下辖法院

平江县法院 岳阳县法院 华容县法院 湘阴县法院 临湘市法院 汨罗市法院 岳阳楼区法院 云溪区法院 君山区法院 屈原管理区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