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丰都县人民法院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苑文化 > 法官风采
(汨罗)一盒小法徽 两代法院情
分享到:
作者:巢烨  发布时间:2019-11-13 09:31:51 打印 字号: | |


在我的书房中,珍藏着一盒小法徽,这是父亲送我的礼物,它曾经别在父亲胸前,也曾光荣地被父亲别在我的胸前。


父亲曾是一名光荣的人民法官。九十年代中期,父亲从乡镇调至法院工作,当时的法院制服还是翻领肩章大盖帽,父亲说肩头上扛着的是天平。为了扛起这天平,进入法院后,父亲便参加了省高院组织的业务学习,父亲说法院是业务部门,要执法首先要懂法。随后的一年,父亲潜心学习,每个周末带回家的除了换洗衣服就是一本本厚厚的法律教材和需要完成的学习作业。我也是在那时接触到了法律,内心萌发了小小的法律种子。


那时,法院的案件并不是太多,但总感觉父亲有忙不完的事,不是东家理短就是西家理长、不是出差执行就是外出办案。那时候,挂在父亲嘴上最多的话就是,“做法官要公平,要为民。”依稀记得有一年放学回家,有个人蹲在我家门口,手里还提着袋东西。见我准备开门,就问是不是巢法官家,问清后就要提着东西和我进门。因为不认识,再加上父亲平时的教育,我和那人在门口推搡起来。刚好父亲下班回家,那人见我父亲回来了,忙迎上去,“巢法官,您回来了,谢谢您,没有您我的案子哪会这么快就执行到位!”只记得,那人最后在我家是吃了晚饭走的,提来的东西照旧提回去了。只记得,父亲说过,你把别人放在心上,别人也会把你放在心上!从那时候起我知道了,原来你所认为的一件平常事,因为用心会被人记住一辈子。


在法院工作期间,父亲有好几次机会工作调动到其他单位,但父亲都拒绝了。他说穿上那身制服是一种责任,更是一种无上荣光。于是,我也爱上了这身制服,高考填报志愿从第一批次到最后批次,我都填的法学专业,因为我也想成为一名人民法官。很幸运,我被吉首大学法学系录取了。


2001年4月的一天,我正在寝室自习,突然接到父亲电话,原来父亲出差到了湘西,在经过矮寨去保靖的路上发生了车祸,随行车辆翻下了17米8的山崖。幸运的是,身着制服的父亲和同事得到老天的特别眷顾,居然只是擦破了点皮。车祸发生后,父亲和同事及时报警,在处理完事故后还赶到保靖县城,办理完了此次出差的执行工作,执行到位了20余万的执行货款。返回吉首后,父亲才打通了我的电话。我连忙赶到父亲所住的宾馆,听父亲淡淡说起车祸经过,心中后怕不已,看着身着制服的父亲安然无恙,心中默然崇敬。彼时法院的制服已经换成了黑色西服式制服,一枚红色的小法徽别在左胸口,熠熠生辉,神圣而庄严。


因为工作需要,父亲最终服从组织安排调离了法院,而我大学毕业后受父亲影响,因为当年那枚法徽在心中洒下的一抹光亮,也进入了法院工作。参加工作时,父亲将他的那盒法徽送给了我,并亲手将其中一枚小法徽别在我的胸口:大法徽是开庭时用的,小法徽是平时工作佩戴的,法徽放在手中似乎没什么份量,但别在胸口则是一种责任。我知道这是父亲的希望和寄托。


在法院的工作中,我从一名普通书记员成长为审判员,拥有了自己的法徽穿上了自己的法袍,并有幸成为首批入额法官。但父亲送我的法徽,我一直小心保管,父亲的叮嘱,我也一直牢牢铭记心中。2016年底,我承办的一个案件原被告有调解的意向,但提出要求需要法院主持调解,并到被告所在的江西丰城调解,希望调解达成后法院立即解除相关财产的查封冻结,而此时已经是农历腊月二十七。为了让当事人过个好年,我和庭长汇报后一起赶往丰城。经过与原被告的协调沟通,最终促成双方达成了调解一致,被告付清了首批应付款20万元,我们也按原告申请,解除了对被告相关财产的查封冻结。赶回家的第二天,已经是大年三十了。可是我没有半点怨念,因为原被告都可以过个好年了。


细细拂拭胸前的法徽,谢谢它陪我一起走过。法徽虽小,但它别在离良心最近的地方,是它让我知底线、守公平、护正义、担责任;是它让我知道唯有永怀一颗为民之心,才能赢得人民群众的尊重和信赖;唯有矢志不渝地公正司法,才能让胸前的法徽永放光彩。父亲在为我别上法徽的刹那,是一种期盼更是一种传承,我愿将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全都赋予这枚小小法徽,愿它在新时代绽放新的光辉。


 

 

 
责任编辑:韩爽

下辖法院

平江县法院 岳阳县法院 华容县法院 湘阴县法院 临湘市法院 汨罗市法院 岳阳楼区法院 云溪区法院 君山区法院 屈原管理区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