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丰都县人民法院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苑文化 > 文化活动
(湘阴)法庭十三年
分享到:
作者:张风光  发布时间:2020-03-03 11:50:14 打印 字号: | |

寒来暑往,又到春天,从2006年12月转业到地方,我已在法庭度过了十三个春秋。回首过去,往事历历,眼前浮现的不仅仅是当事人的纠纷故事,老百姓之间的民事纷争,更多的是我成长的足迹和心路历程。

十几年前的城西法庭座落在一个破落的小镇上,由于社会发展,镇上原有的许多机构都迁往了临近县城的新区,剩下的只有一家银行网点,两、三家超市和周边农户,小镇早已没有往日的繁华,加之交通方式的变化,原来依托河运发展起来的小镇,如今显得特别偏远。我工作的城西法庭在这个小镇,一个不起眼的院落,东边是一幢两层的住宿房,东边紧邻的办公楼,一楼三间办公室,二楼是审判庭,房屋年代久远,显得十分陈旧。我到法庭时已是傍晚,食堂热心的刘叔夫妇花了一下午的时间打扫了一间宿舍,可能是很多年没人住的原因,房子里厚厚的积尘虽已擦去,但还是能看到清扫前的痕迹,我走进去的时候,一股浓浓的灰尘味扑面而来。宿舍里摆着两样家具,一张透着古老气息的床边还有红漆喷着的“浩河人民公社”字样,看到它我都不敢把行李扔到上面,生怕会散架,另外一张三抽桌应该与床同岁。多年未见这些古董的我,仿佛找到了童年的记忆,颇有几分亲切。铺好床铺,简单收拾了房间,我便到食堂吃饭。所谓食堂其实是刘叔家的私厨,我搭在他们家一起吃,有点像做客,多少有些别扭。虽然饭菜相当可口,但如此的生活环境真的与我在部队和家里的条件相差较远,心里多少有些反差。这些或许都能忍受,最难熬的恐怕要算是晚上,夜幕降临后,四周一遍寂静,没有电脑、电视,更没平板和智能手机,睡前的时光很难打发,人也很郁闷。幸亏我有看书的习惯,出门总会带几本书,正好可以打发无聊漫夜。看了一、两个小时的书,静静的躺在床上,久久不能睡去,宿舍二楼就我一人住,显得格外冷清,不时阵阵孤寂从心底升起,更衬托了冬夜的寒冷,这种简陋的条件和孤单的时光与部队热火朝天的生活已是相去甚远,我的内心多少有些落寞。

第二天早上起来,将法庭里里外外彻底打扫一遍,吃完早饭便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办公室,住在县城的庭长和另外一名同事早早的骑着摩托已赶来上班,看见我便问,生活是不是习惯,告诉我生活上有什么困难就提出来。庭长的问候无疑冲淡了我的心理反差。在许多关切的言谈中,庭长顺便将我的工作、学习作了安排,并消除了我这个门外汉怕搞不好法庭工作的念头。一切就这样开始了,阅卷、看书、请教……,先熟悉什么业务,后学习哪些知识,眼动、手动、嘴动、脑动,全身各器官仿佛都活跃了起来,当兵时的那股子冲劲仍然还在,我一头扎进了工作和学习中,由于我住在法庭而且又没有其他业务活动,便把大量的时光用在学习业务上,看卷宗、读判决、记程序,熟读“三大本”,一周后我就可以做庭审记录、送达、装卷等工作。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快我的能力已适应法庭工作需要,日子虽然过得单一而枯燥,却相当充实,我在这些日子里完成从军人到法官的转变,这一段韶华无疑是我人生中最浓重而绚丽的一笔。

平淡的生活也会有波澜,拍击我的心灵,触动我的灵魂,炙烤我的良心,让我深刻的体味法律对于老百姓的意义。记得上班第一年年末,鹤龙湖镇仁西村的一李姓村民,因案件胜诉后未执行到位心生不满,直接冲到法庭办公室大吵大闹。这是我没有想到的,在我的心目中法院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当时我很气愤,军人的脾气一下子就涌了上来,庭长马上制止了我,然后心平气和接待了李姓村民,并将案件的执行情况向他作了详细解释,没想到李姓村民的工作竟然做通了,离开法庭的时候还没忘讲一句:法官们费了累,这事还得拜托你们,多谢!”事情的反转让我大跌眼镜,我问庭长,这人这么嚣张为什么不处理他?庭长意味深长的对我说:“案子判了,但未执行到位,谁心里都不舒服,我们当法官的不能让判决成为一纸空文,不能让老百姓赢了官司输了钱,办案要讲法律效果,也要讲社会效果,案子未执行到位当事人心里不舒服是可以理解的,法庭天天与老百姓打交道,一定要站在老百姓的立场上想想,不要动不动就谈处理人,人心都是肉长的,老百姓同样讲道理。”多么朴实的话语,“一定要站在老百姓的立场上想想”,这不正是“司法为民”的一个侧面写照吗?多年来,我一直牢记着这句话,不管是做书记员、助理审判员、审判员,还是当上了庭长,我都记着,这也是我这十三年的工作要求。

2007年腊月二十八,还有两天过年,中国人习惯年前收账,法庭同样面临当事人上门催要执行款的问题。那天上午,鹤龙湖镇中和村一蒋姓当事人骑着摩托车将其70多岁的老母亲带到法庭,因对方当事人赔偿款未到位,蒋某想以年老的母亲到法庭静坐的方式讨要执行款,看到这种情况我正想发火,“多站在老百姓想想”这句话又在我的脑海中回响。我平稳心态,迅速将蒋母扶到办公室坐下,倒了杯开水给蒋氏母子,而后耐心的与蒋母拉家常,逐步引导蒋氏母子认识到自己这一行为过激,同时将案件执行情况作了详细说明。看到法院干警做了大量工作后,蒋母唉声道:“对方条件也不好我们清楚,但事发后我儿子大半年未去做事,家里也是没办法了才出此下策。”说完蒋母用衣袖拭去眼角泪水,我的心为之一荡:确实都不容易,想想我还有一份工作,蒋某事发后一直在家休养,家里无收入,事故又用去了两万元医疗费,上有老下有小的,过年难恐怕是不争的事实。想到这里,我立马拿出500元钱递给蒋母:“娭毑,您先拿500元回去置办些年货,案子我们会想办法的。”当蒋氏母子看到我递过去的钱时她呆了:“法官还会送钱给我们”,蒋母有点吃惊地说道。犹豫了一会接过钱说到:“ 谢谢法官,这钱我们先拿着,等以后案子执行了我一定还给你。”望着蒋氏母子顶着寒风消失在法庭门口的背影,我久久不能平静:“法院是老百姓最后的希望,我们没有理由让他们失望”。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旧案审结了又来新的,矛盾化解了一起又有一起,法庭工作虽有疲累,或许清苦,但多为感动,会议室满墙的锦旗背后都有我的故事——守住法的公正,守着老百姓的希望,下一个十三年,我还会在这里!  


 

 
责任编辑:韩爽

下辖法院

平江县法院 岳阳县法院 华容县法院 湘阴县法院 临湘市法院 汨罗市法院 岳阳楼区法院 云溪区法院 君山区法院 屈原管理区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