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丰都县人民法院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苑文化 > 文化活动
(汨罗)身边的榜样
——记汨罗法院弼时法庭庭长何旭光的二三事
分享到:
作者:姚钟平月  发布时间:2020-04-01 15:50:12 打印 字号: | |

汨罗法院弼时法庭庭长何旭光


我初到法庭的时候,是有些惴惴不安的,远离市区的不便、生活圈的变化以及需要直面当事人的情绪,这些都让我觉得未来的工作和生活会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但是,我们法庭的何庭长却用他的一言一行,让我得到成长。

初见庭长,是在院领导办公室,得知我即将去派出法庭工作的时候。彼时我还处于要面临全新环境的不安中,却对上一张眉眼弯弯的笑脸。从院领导口中得知,他是扎根基层三十年的老法官了。“原来这就是新庭长,应该是个和善的人。”庭长似是看穿了我的不安,跟我说起法庭辖区内民风淳朴,而且法庭现在的条件比以前要好了许多,这使我心中的阴霾顿时消散了不少。

我们法庭只有庭长一名员额法官,两名法官助理和书记员、协警都是年轻人。“年轻人,大胆去做,不要怕,出了问题我担着。”这是庭长时常挂在嘴边的话。他经常说起他刚进法院的时候,那时候法庭不仅要负责审判工作,还得负责案件的执行,庭里就一辆摩托车,老庭长就带着他满乡遍野地跑,他干劲十足,觉着特别有意思。所以,他认为现在的年轻人,工作不要畏首畏尾。

我记得我在庭里处理的第一个案件,是一起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从送达到庭审记录再到文书撰写,庭长都放手要我去尝试。我有些不安,毕竟之前只是负责开庭和整卷,撰写文书在我看来不仅仅是写的环节,更意味着真正投入到案子中去,庭长安慰我说,放手去做吧。虽然第一次的文书被修改的面目全非,但我还记得当事人拿到赔偿款后给我发的感谢短信:“谢谢你们的专业,谢谢你们的付出。”这让我心里美滋滋的,原来,这就是职业荣誉感啊。


他是“铁面”庭长


何旭光在庭审中


庭长虽然随和,平时能和我们打成一片,但在办案过程中,却要求很是严格。

“遇到问题,先自己翻书找解决办法,拿不准的再来问我。”庭长不喜欢我们一遇到问题就问怎么办,总是让我们自己先想办法。要适应这样的要求确实不容易,但慢慢的,经过几次“锻炼”,却也逐渐明白这样做的妙处。所谓见微知著,在为了一个小问题寻找答案的过程中,也在对这一类型的问题有所了解,这样以后再遇到这类型的案件,处理起来就会得心应手许多。

在文书写作方面,他也喜反复推敲,有时候一份文书可以修改十几遍,虽然修改的过程十分痛苦,但看着最后定稿了的文书,还是有满满的成就感。而且,对于一些案情比较复杂的案子,庭长很喜欢和我们讨论,一开始还有些拘谨,害怕说错,讨论的次数多了,也逐渐大胆了起来,即使错了,翻阅相关资料,纠正便是。在这种“赶鸭子上架”的模式下,我们的业务能力得到了飞速提升。


他是“铁肩”庭长


何旭光与法官助理在讨论案情


庭长是一个闲不住的,和乡镇干部的联系非常密切。他告诉我们,在农村这样一个“熟人社会”,一个村长的话可能比一个法官的话还要有分量。所以,法庭要想顺利开展工作,离不开乡镇干部的帮助。这在送达过程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

记得一起民间借贷纠纷,原告只能提供被告父亲的电话,我们打电话过去,询问是否是张某的父亲,对拒不承认,但原告非常肯定他提供的号码没有错,案件的送达陷入了僵局。庭长知道情况后,先是询问了被告的住址,然后带着我们找到了被告所在村的书记。村上的书记拨通电话后,对方见是熟人,干脆的承认了自己是被告张某的父亲。在村书记的帮助下,张某的父亲答应将这情况转达给女儿,晚些时候,张某主动联系了我们,积极应诉,最后调解结案。不禁感叹,在派出法庭工作,当地干部的支持真的非常重要。庭长也说,要加强与地方的联系,农村就是这个样子,你硬生生的和他们讲法律条文,他们接受程度有限,甚至会排斥,但是若是让村上有威望的人配合我们,用他们能接受的道理去沟通,效果会好很多。

说起调解,那庭长可是一把好手。有些在我们看来矛盾激烈的案子,在庭长的一番劝说下,竟然能达成协议,常常让我们啧啧称奇。庭长却说,这没什么稀奇的,办案多了,经验丰富了,从交谈中就能知道他们的底线在哪,自然就知道该怎么做工作。当然,调解有时候并不是一帆风顺的,这时候,必须要有耐心。

一起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由于当事人天南海北,能凑在一起着实不易,这个案子前前后后调解了次,一些账目不当面不好查清,但当事人只有过节才会回来,庭长放弃了与家人一起过节的机会,趁着过节当事人都回来时,耐心组织调解,最后终于协商一致,达成调解意见。连当事人都敬佩庭长的耐心和尽责,还记得他们在调解协议上签完字后,感慨说:“没想到庭长比我们还上心,真是太敬业了。”


他是“贴心”庭长


法庭的工作模式和在院里办案还是有所区别,大部分的工作日我们都会居住在法庭内,一周算下来,和法庭同事们的相处时间可能比家人还长,同事们像家人一样相处,而庭长就是我们这些年轻人的“家长”

这个家长那是事事要操心,不仅要操心工作,还要操心生活,担心庭里伙食不好营养不均衡。庭长经常一大早上去集镇上买菜,担心只坐不动缺少锻炼,下班后会拉上我们打一会儿羽毛球还记得有一次我感冒不舒服,庭里位置在国道边上,离镇上还有一定距离,大晚上庭长开车去药店买药。

正是因为庭长不论是工作还是生活上的细致关心,让法庭里的氛围十分融洽,在“以庭为家”的氛围中,我逐渐忘记了当时知道自己要去法庭工作时的不安,逐渐习惯了这样的工作方式,也逐渐发现自己在庭长的带领下,慢慢开始能独当一面了。

现在,虽然庭长偶尔也会感慨自己年纪大了,念叨着想要开始计划退休后的生活了,在饭桌上我问起如果退休后院里想返聘你继续工作,你愿不愿意参与时,他一脸傲娇的表情:“哎呀,都办了一辈子案了,退休当然想做点的事啦。”但是吃完一口饭后,却还是很认真地对我说:“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愿意去的。”我知道,他是真心喜欢自己的这份职业,因为在说起自己的工作时,他的眼里有光。

我很庆幸自己能有机会遇到这样一位爱岗敬业、为人和善又细心的领导,让我更加热爱自己的职业,并愿意为之继续奋斗下去。


 

 
责任编辑:韩爽

下辖法院

平江县法院 岳阳县法院 华容县法院 湘阴县法院 临湘市法院 汨罗市法院 岳阳楼区法院 云溪区法院 君山区法院 屈原管理区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