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苑文化
(华容)我的父亲  我的人生航标
——写在法院工作25年周年之际
分享到: 打印 字号: | | 作者:徐芳  发布时间:2020-09-22 10:31:08

夜色里,大海中航行的船舶依靠航标灯指引航道,失去航标就会迷失方向,人生亦是如此。我的人生旅途中,最重要的航标便是我的父亲,时刻指引我前行。

炎瘴蒸如火,光阴走似车。1995年已逝,2020年已来,不经意间,我已经在法院工作25个年头,感悟逝去的青春,感恩历经沉淀,依旧初心未改的我还在。夜深人静时,想为什么我成了一名法官?原因大概是因为我的父亲,他也是一名法官。

藏蓝色,是我童年对父亲最深刻的颜色。那年,母亲即将去湖南大学求学三年,临行前,我们全家去拍全家福。父亲依然穿的是那身他最爱的藏蓝色制服,多年过去了,当年的场景仍旧记忆犹新。那时,每天看着父亲穿上藏蓝色制服骑着自行车去上班的背影,我便觉得父亲特别神圣、威严。不知不觉间,他深刻地影响着我择业。20岁那年,我进入法院工作,和父亲一样穿上了那身属于法院人、让父亲为之骄傲的法官制服。

忙碌,是我童年对父亲最难忘的印象。母亲外出学习的三年是父亲最难熬的,我和妹妹刚上小学,他每天下班回家,又要做饭洗衣,还要督促辅导我们写作业。那时父亲还是刑庭的一名书记员,工作很忙,经常要加班,我时常在睡梦中醒来看见父亲仍在灯下工作。记得有次,父亲因为劳累了一整天导致低血糖,骑摩托车连人带车摔倒在路边,幸得同事发现紧急送医缝了十多针,可父亲才休息两天就上班了,他牵挂着手头的案子还没结案。

好学,是我童年对父亲最悠长的回忆。父亲出生农村,十七岁响应国家号召参军,退伍后进入法院工作后,为提高自身综合素质和业务水平,他既要补习文化知识,又要加强法律知识的学习。梦想起步总显艰难,父亲因为底子薄,学习起来也更加吃力,我每晚回家,都会看见父亲在家背诵,父亲自学完成了法律业大专业知识的学习。那时,我还经常调侃父亲,怎么你背的东西我听着都能背出来了,你还在背呀?父亲总是笑而不答。现今,我已过了不惑之年,才明白对父亲来说,那些法律条文是多么的难背!

廉洁,是我童年对父亲最入骨的刻印。父亲在执行岗位一干就是十多年,但从未懈怠过。记得有次,家里来了位“客人”,手上还提了一大袋水果,说要感谢父亲把他的案子执行到位,父亲接受了他的谢意,但拒绝接受水果。不管谁送钱送物,父亲从来都没有接受过。父亲常说,他从农村走出来不容易,不能得、不能拿的东西是坚决不会要的。如今,我也在法槌起落间,践行着司法为民的初心。成为了法院人,我更加理解父亲肩上不仅仅扛着一家老小的柴米油盐,还有那份沉甸甸的法官的责任与良知。
    庭前岁月匆匆,接触了形形色色的当事人,参与了大大小小的审判活动,经历过庭前幕后的紧张和辛劳,当奔波和忙碌成为一种常态,我越发懂得了父亲,父亲在法院工作近三十年,虽未审理过惊天动地的大案要案,但他凭着对法官职业的无限热爱,数十年如一日默默无闻地付出和坚守,踏踏实实做事,老老实实做人,他是我成长路上永远的航标。


 

 
责任编辑:韩爽